主页 > 安徽新闻 > 一个人“复活”着一座城
一个人“复活”着一座城

这是一部关于灵武市的时光倒带。

掀开这段历史的神秘面纱者,是一群坚守信念的考古人,其中就有灵武市文物管理所所长刘宏安。

西夏窑址、二道沟岩画、水洞沟遗址……这些沉寂于历史尘埃中的文化遗珍,在刘宏安和同事们的考古发掘后,重现于世。之后,在对文物的修复、考证中,他致力于打通“古今对话”,阐释文物的“前世今生”,试图把一段更为立体、鲜活的灵武历史,展现在世人面前。

参与挖掘北半球第一龙

2004年11月的一天,深秋气息渐浓,即使穿着棉大衣,手脚也会冻得冰凉。

这天,正在磁窑堡开展野外调查的刘宏安接到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:“快来瞅瞅,我发现一块从未见过的东西。”

初到现场,刘宏安被眼前的一幕震住了!一块长约1.7米的动物骨骼化石,裸露在沉积岩土层中,品相十分完整。

这是什么种属的动物,体态竟如此庞大?刘宏安反复思量着,观察许久,推断这是史前某种远古动物的股骨,且这种动物很可能已经灭绝。

有多年考古经验的刘宏安异常兴奋,迅速组织人员进行抢救性发掘。10余天忙碌之后,分布密集的化石逐渐暴露出来。但刘宏安和同事越挖心里越茫然:“有的化石连着挖了好几天,还是挖不到边儿!”此时,挖掘经费也所剩无几,加之冬季地表冻结,刘宏安决定暂停挖掘、回填现场,并聘请化石发现者??马云看护发掘地,待来年开春再做决定。

一晃,四个月过去了。一天,马云找到刘宏安,讨要看护费。“不论怎样,文物保护不能停。”他东拼西凑,借钱为马云支付了看护费。

挖掘进入“瓶颈期”,刘宏安想到了求助外援。“先给化石‘验明正身’。”几天后,刘宏安抱着一大块化石,踏上前往北京的火车。

在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,教授徐星解答了刘宏安的疑惑:“这是蜥脚类恐龙化石,有可能还是一种新属种恐龙。”